大理石人

状态:

主演:克里斯提娜·杨达 Jerzy·Radziwilowicz Jacek·Lomnicki

地区:波兰   年份:1977

剧情简介
阿格涅什卡决定拍一部以50年代盛名一时的劳动英雄布尔库特为主角的传记性纪录片做毕业论文。为了弄清大理石人主人公如何成为劳动英雄,后来被控告判罪,而最终又恢复名誉的传奇经历,阿格涅什卡展开了一系列探究真相的访问。
更多信息

相关资源:

出品公司:New Yorker Films

上映日期:1977年02月25日

编剧创作:Aleksander·Scibor-Rylski

英文片名:Czlowiek z marmuru

制作公司:Film·Polski·Film·Agency

网友点评

新楼网友评论:延续了公民凯恩的叙事风格,但更直观的采访桥段在暗示现实感上起了很大帮助。此外,大理石人似乎更多着眼于时代的趋势,以及个人身在其中的脆弱。片中大量对于建筑工地的拍摄以及同时期建筑的特写,是在反复加强观众对于身处其中的触感。博物馆仓库中的大理石像在一开始就暗示了主角最后的命运。

新楼网友评论:跨时代的突破性作品拍了没人敢染指的题材takesalotofguts.就是太慢上课睡着了睁开眼居然还在同一个桥段...ps.我开始对为什么觉得很多东欧电影很慢有个解释了--他们语速太快,语言中音节很多,给人一种传递了极多信息的错觉以为过了很久,一看表其实才过5分钟.

新楼网友评论:缺锌的我想起以前是不是看过一遍,现在又看了一遍,像黄帝内经里的经脉一样,你把它解剖了反而看不到了,还是给点人性吧,做尊雕像把你放起来,赞美你,歌颂你,想起以前还是社会主义的中国,那么多的劳模啊,现在却没有丝毫感动.

新楼网友评论:鼓足多次勇气才看完这部影片,大理石人相当于看了一部《公民凯恩》,还有波兰上访记,古老的或是现在还存在的隐喻,甚至连中文字幕都遭遇“剪刀手”一样,让我如何明白。

新楼网友评论:其实迫切想知道中国如果有这样一位勇士拍出中国版《大理石人》的话会是一件多么震慑人心的事儿当然我期待有这么一天但他需要很高超的手法去通过审片机构的审核

新楼网友评论:希望終有一天我國也可以突破意識形態禁區。社會主義大板磚,想往哪兒搬往哪兒搬,把大活人當螺絲釘這種思維方式本身就挺有反社會味道的

新楼网友评论:一个被宣传出来的劳模到有罪,再到恢复名誉,再消失的,波兰的伤痕电影,片中的一幕幕场景,正是整个苏联体制的共性

新楼网友评论:伪造如果是出于某种需要其实也不是那么可耻和可怕,可耻和可怕的是背后的那种理所当然和恬不知耻。

新楼网友评论:组织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大理石人它可以将一个人普通人变成一个巨人,也可以将一个巨人踩成狗屎。

新楼网友评论:我花了三天看完这一部,剧情偏偏在最不经意的时刻戛然而止。女主长得真心烦人。

新楼网友评论:在刚过去的对当年创造模范的质疑的热潮之后看此片,十分具有现实意义。

新楼网友评论:4.5星,对Stalinsim的正义的控诉,看着很有历史的共鸣感

新楼网友评论:左派版戏中戏,大理石人略闷。女汉子导演形象想起了许鞍华

新楼网友评论:导演通过重复自己来确立他的电影形式与美学。

新楼网友评论:中国拍个雷锋传吧!呵呵呵呵,社会主义大观园!

新楼网友评论:偶像的命运就是风化,最后只剩残影依稀。

新楼网友评论:确实很像<公民凯恩>剧中女导演太搞了

新楼网友评论:genrebending,大理石人颠覆我对东欧电影的俗念

新楼网友评论:兄弟国家多相似,无奈并肩到最后。

新楼网友评论:社会主义大板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相关评论

标题:导演说

作者:非虚构


  
  这部影片深刻地反映了50年代波兰的政治局势,是东欧第一部尖锐地控诉了所谓斯大林主义的影片,因而被称为“带有爆炸性”的现代题材影片。导演安杰·瓦依达为了争取国家批准他拍摄《大理石人》这个敏感的题材,曾经过13年的等待和强烈的抗争。该片1977年2月在波兰公映,首映结束时,全体观众自发起立,唱起了波兰国歌。之后,电影票常常一抢而光,只能在黑市以比原价高10多倍的价格才能买到。几乎每个家庭都展开了热烈的讨论。3个月内,此片观众便有300万人次,是波兰70年代极具轰动效应的影片之一。它先后在意、英、美、法、西德等国上映,仅巴黎一地就连续放映达9个月之久。《大理石人》具有朴实无华、讥讽明快的特点。在某些电影手段的运用上也自然而细致。阿格涅什卡东奔西走搜寻资料和采访的过程,以及得到某种资料、采访某个人的顺序,便是打乱时空关系编织故事发展层次的顺序。这种手段的运用在电影中虽属常见,但《大理石人》却运用得甚为自然,并逐步加强了悬念。在色彩运用上,历史回忆部分,使用黑白片,不仅为了提示观众对时间的区分,更重要的是为了真实。50年代的“真实电影”《一个城市的诞生》《他们在为我们造福》等闪回部分用的黑白片,这本身就是历史的真实。瓦依达所反映的50年代历史生活的真实,点燃了观众感情上的导火线,使之产生强烈的共鸣。比尔库特的遭遇,波兰人大概是不陌生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复兴祖国的建设中,波兰人真诚忘我地劳动,涌现出大量的突击手。他们受到人民的尊敬,是正常的。然而政府出于宣传的需要,却把这种真诚的劳动心态给扭曲了。人们从《大理石人》中再次看到了那时的“真实电影”及拍摄这些“真实电影”的全过程。观众中的部分人当年曾看过这类电影,也许有人当时便对它有所微词,然而却未必敢公开说出。现在在银幕上再次看到这些电影及其摄制全过程,这些摄制过程他们过去未曾看到过,这就自然而然要引起对那个年代政府官员们种种弄虚作假行为的回忆和反思。记忆仓库的门一旦被打开,人们普遍地首先为那些弄虚作假者感到羞耻,当然也为他们自己当时被欺骗、被愚弄未能起而反对而内疚、自责。事情还不止于此,诚实、热情的比尔库特和维泰克的遭遇在其他波兰人身上也发生过,因而是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性的,这不能不引起波兰人的愤慨。波兰人不仅被愚弄、被欺骗,而且被迫害、被摧残。他们被怀疑、被监视,为捏造的种种“莫须有”的罪名而被关押、入狱……如果不是1956年10月纠正了党的路线错误,不是斯大林时期的结束,比尔库特是不会得到释放的。然而1956年10月以后波兰人的生活又怎样呢?释放后的比尔库特干什么呢?影片没有正面表现。只在结束时,原有这样一段描述:“阿格涅什卡到公墓里去寻找比尔库特的坟墓,可是白找了一场。由于在墓碑上找不到比尔库特这个名字,她只好在公墓的栅栏门上放了一束鲜花。”同时还有这样的一段解说:“在格但斯克造船厂工人骚动期间,比尔库特丧了命。人们再也找不到他的任何痕迹。从此,大理石人就成了一个幽灵。”影片发行后不久,所有发行拷贝都把上述结尾的场景给剪掉了。这不能不引起波兰人的沉思,波兰人是懂得含蓄和暗示的。安杰·瓦依达是蜚声国际影坛的导演,有的评论家把他列为世界十大名导演之一。在50年代他和安杰·蒙克是“波兰学派”的代表人物。瓦依达谈到他拍《大理石人》的目的时说:“拍这部影片是为了使对斯大林时代感兴趣的一代年轻人,了解和懂得为什么他们的父母说谎,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情,以及为什么一些老人做过他们年轻人从未听说过的可怕的事情。年轻一代缺乏50年代的知识,而正是50年代勾画了今天社会的面貌。”《大理石人》揭示了历史真实面貌,让观众自己去对照面前的现实生活,两相印证,从中找出两者之间的发展脉络,认识现实生活中某些不合理的地方。这是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这里并不排斥其在某一时期某种浪潮影响下,甚或使用某种流派的某些手法进行创作。他紧紧地依据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无非在选材和典型刻画方面大胆和夸张些而已,而这种大胆和夸张是极有分寸的,没有流入荒诞无稽。他不急于把自己的观点强塞给观众,而是把浓缩了的生活形象一步步一层层地呈现在观众面前,让观众自己从感受中作出认识上的结论。《大理石人》的政治作用,来自导演让观众对生活的深入认识,摆脱了某些政治片的强硬宣传面貌和腔调。《大理石人》在波兰电影史和世界电影史上都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它受到波兰人民普遍的欢迎和国际电影界普遍的注目。